欢迎光临上海代孕中心!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在线留言
全国统一服务热线
当前位置:主页 > 助孕资讯 > 公司动态 >

#代孕该不上海代孕公司该放开#

文章出处:admin 人气:发表时间:2017-08-20 10:06

口述:寻找代孕之路

@Ruby 在35岁之前,我都是避孕的。2011年左右,我开始想着怀孕,我没吃叶酸也没做任何准备,觉得生孩子这件事就应该顺其自然。很多人意外怀孕生的孩子,不是也很健康吗?但渐渐的,我从满怀希望,到觉得生孩子不难,最后却一无所获。37岁时,我去了公立医院查激素6项,这是生殖科的常规检查。医生说,我什么问题都没有,就回家等着抱孩子吧。我听了很开心。可回去还是没怀上。慢慢的,心力又耗尽了。我到处去看妇科医生,看完这个看那个,公立私立医院都跑遍了。先是查出有子宫肌瘤,但医生们都说没问题,不影响生活也不影响生孩子。接着,我在北京医院看了个老专家,她建议我做个输卵管通液。我回来上网查,了解到是利用美蓝液或生理盐水自宫颈注入宫腔,再从宫腔流入输卵管,根据推注药液时阻力的大小及液体返流的情况,判断输卵管是否通畅。所有的评论都说这很疼。再回去找老专家,问她:“通液是不是很疼?”老太太是老派的公立医院医生,一脸震惊地问我:“疼?!生孩子更疼!”我赶紧说,那我回去再想想。有人介绍我可以去做做输卵管造影,这个技术更先进一些,但痛苦程度并不比通液低。我最后还是选择了输卵管造影,到了私立医院,问医生:“做这个需要家属陪吗?”医生说不用啊,然后我就自己开车去了,疼起来也就几分钟,做完了又开车回家。我的输卵管不太好,但也没什么大碍,不需要特别处理。我开始看中医,找的是有名的老中医,她看我的片子,说我输卵管有炎症,给我开中药调理。那个冬天,我每周都去中医院看病,开中药喝。直到有一天,挂老中医的号挂不上了,说她出国交流去了,我才放弃看中医,毕竟也没什么明显效果。从37岁到39岁,折腾不孕不育,我逐渐认识到我需要做试管婴儿了。我把工作辞了,一心一意对付这件事。老中医和我说过:“你这个年龄了,要不你做试管吧。”那是我第一次开始考虑做试管婴儿。在协和医院,我前前后后看过四个大夫,也都这么建议。其中一个建议我先去促排卵,再去做宫腔镜切除子宫肌瘤,手术后恢复一年,最后去移植做试管婴儿。我听完后就崩溃了,做完这些,我就40岁了。我没有采纳她的建议,耗的时间太漫长了,我的子宫肌瘤并没有手术指征,这样去做手术对我身体会有很大伤害。而且我很着急要孩子,时间对我来说太宝贵了,我等不了。从小到大,我都是自己拿主意,和我妈从来报喜不报忧。告诉她,只会听到唠叨,解决不了问题。但这次我和我妈提了,因为我已经拿定了主意,肯定不会去做这个手术。我轻描淡写地告诉我妈,医生是这么建议我的,我妈一听反倒比我着急,说那我们不做了,没孩子就没孩子呗,不受罪了。我没和我老公说过我去做输卵管造影,我很少跟他提这些事。在我折腾时,老公也没去做过什么检查,直到最后去日本做促排卵,他才做了检查。其实不管在中国还是日本,不孕不育的检查都会要求老公先做,因为男性做的检查是无创的,女性做的检查都算是个小手术,还是有创伤的。但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,在我的病友群里,绝大部分家庭都是老婆检查了一堆,大大小小的手术做了一堆,男的最后才扭扭捏捏出场。我还去了北京妇产医院,托了关系,给了我一张小字条,上面写着:“XX主任请关照!”其实一点用都没有。妇产医院的生殖科,人特别多,多到候诊的时候连站的地方都没有。有个科室是取精室,一堆男的在那挤来挤去,大呼小叫。我就想,要是让我老公来,他肯定不干,心里默默pass了这家医院。诊室里,人也很多,病人们七嘴八舌和医生说话,一点隐私都没有。轮到我就诊,大夫和我聊了一半,进来一个女孩。我还清楚记得她是短头发,穿黑色衣服,她本来是安排了当天要做移植的,她和大夫说,家里有点事今天不能移植。大夫急了,说胚胎已经解冻了,怎么能说不做就不做了。女孩当场就哭了。大夫反倒静下心来安慰她,给她留了自己的手机号,让她和家里沟通好了给她打电话,我当时突然就觉得很暖心。女孩离开后,大夫开始为我诊断。慢慢的,我发现她只是在委婉拒绝我,她说我的条件不适合促排,要不就做人工受精好了。我问,能不能请她帮我做人工受精?她说:“我们这里谁都能做。”我一听就明白她不想收我做病人。我又去了一家专门做试管婴儿的私立医院,那里和公立医院完全不一样,没什么人。进了诊室,是一个医生老太太,她同样也拒绝了我,说:“我们和协和一样,你的子宫肌瘤4公分以上,你不切肌瘤,就不能做试管。你还是去协和做吧,他们是一条龙服务,我们这里切不了肌瘤。”后来,在我久病成医,懂了更多之后,才明白,当时我已经38岁了,年龄太大,他们都不愿意收我做病人。他们建议我人工受精,但我这个年龄,人工受精的成功率很低。被四处拒绝后,有那么几个月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心里反而没那么焦虑,觉得孩子这事,有就有,没有就没有吧。也不知道是哪天,我又突然开窍了。我没办法怀孕,那我去代孕吧。那时候泰国代孕还是合法的,我查了资料,在泰国做代孕,全部费用不到30万元。但我等到认真开始着手准备时,泰国代孕就变得敏感了,后来也成了不合法。在国内做代孕,我老公是不支持的,因为不合法,也没保障,而且偷摸做下来,价格和美国也差不多,还只能去那些没牌照的小诊所。我的这些问题,那么多大医院都解决不了,小诊所就更别说了,完全不放心。查来查去,能做代孕的只有印度、美国、东欧的乌克兰。东欧首先被我排除了,那里不合适,也没听说谁从东欧把孩子抱回来。印度我老公也排除了。就只剩下美国,费用不便宜,但毕竟是在律师和医生的见证下做的,更有保证。我开始找美国的试管医院,四处去听各种推介会,也开始了解,其实光促排卵就有很多种方案,有微促、大促、还有自然周期,我浅浅研究了一下,觉得我适合微促,因为我害怕用很多药。但那时我并不了解,相对于大促,微促要费更多时间。我在网上查各种美国的医院,列了满满三四页纸,挨个筛选。最后研究出,做微促美国有两家医院不错,一个在纽约,一个在加利福尼亚。沟通后,又是很犹豫,微促不是一次能成功的,要去很多次,美国那么远,有时差的问题。我也不可能去美国呆上几个月甚至半年。在折腾这件事之前,我和我老公每年都会出国玩,他是个特别爱旅游的人。自从开始准备做试管后,只要飞机超过4小时的地方,我就不愿意去,因为时差会导致我内分泌紊乱。而且想要卵子健康,我必须早睡,过去我都是凌晨一两点睡觉,开始做试管后,我每天九点半就上床了,在床上命令自己闭眼、睡觉。最后搞得天天失眠。有时老公想要看电影,我也会拒绝,说不能去不能去。有一次,我陪他去看电影,结果就是失眠了整夜。美国不行,但我了解到微促的发源地其实是日本。是不是可以去日本做促排卵?我当时想,只要我开始做微促,我离我的孩子就不远了。老公还买了个长命锁,千足金将近20克,说准备给宝宝。按当时的想法,现在的我应该已经抱上孩子了。我找到我现在做微促的日本英医院,它有中文网站和资料,在中国也有一个办事处,其实非常容易找到,英医院里有很多都是中国人。我记得第一次去日本,是关西最热的季节,走下空港到神户的大巴,天色已晚,中国办事处的翻译,薇薇站在夜幕的灯光下,后来才发现个子蛮高的她,那晚的身影却显得娇小而模糊。我清楚记得自己那天穿了白衫蓝裤和一双蓝色的麻底凉鞋,就那样第一脚踏上神户的土地,满心兴奋与渴望。神户之行前三个月的激素水平一直不错,我想:多年期待的那个梦想,马上就要实现了吧。第一次取卵,在神户刚刚入秋的季节,那天早上下雨了,天气阴冷而潮湿。比起曾经捱过的那些痛来说,英医院取卵的痛确实不值一提。薇薇的手一直在我肩上抚摸,努力传递着勇气与轻松。但清醒面对那么多的冰冷器械,以及听着它们撞击所发出的声音,却真的让人不由得胆颤。取卵三颗,一颗空泡。走下手术台,整个人长出口气,随即充满了懵懂的欣喜。我好像已经看到孩子肉嘟嘟的小手小脚就在不远处抓挠着,开始和老公热烈地讨论小孩的性别,“给每一颗卵子以希望”,我的心情就像英医院的宣传词里写的那样。在那一年间,我去了日本6次,每次月经来的时候,我都会先去国内医院做B超和验血,B超看卵泡的发育情况,验血看女性激素六项。这些年,这类检查我做得太多了,已经能够自己读懂化验单上面的数据,我觉得我看这个的水平,比一般的妇科医生都厉害,很多时候,他们解释起来还没我专业呢。到了日本,我基本会呆一两天取卵等结果,最多一次我取了14个卵子,但有7个不成熟,剩下成熟的7个卵子只有两个受精,但有一个算是异常受精。这两个最后都没有培养成囊胚。可以说那一次我取了14个卵子,但一无所获。出囊胚结果的那天,我一早起就不敢看手机,虽然做好了接受坏消息的准备,但又怎么可能没有一丝侥幸?打开微信,看到医院通知,之前确认的Cell7G4、Cell11G2的两颗受精卵都没有能走到囊胚,我的心狂跳,手不由得抖了半天,眼泪不自主地往下流,这是命运对我的考验还是惩罚?我拒绝了老公的安慰,只想一个人呆着。一个做促排次数很多的病友和我说,这个事情你只能想开点,看天意,老天说你成你就成了。我没有和我身边的朋友提起我在做试管婴儿,我只是有听说过,我身边似乎也有人在做试管,但我也没去打听没去聊。我通过推介会,以及医院,已经有了自己的病友群。平时我用两个微信号,一个是我的日常朋友,还有一个就是做试管的病友们。我现在每天脑子里都是试管这件事情,日常朋友的微信号常常24小时都不登陆,朋友给我发信息我也来不及回复,我整天都耗在试管病友们这个号上。在那里,我们有更多共同话题,我们毕竟每天在做同一件事情,有太多话可以聊了。相反,和朋友们反倒没办法聊。过去,我听说别人做试管不成,我心里也是很麻木的,现在自己做了之后,变得更有同情心,觉得太虐心了太悲痛了,人被摧残得不行了怎么还没成?我们病友群里,有很多人做了十多次孩子都没影儿的,也有一次就成功的,原来觉得做一次成功的人很幸运,但我现在觉得,只要能成功就很幸运。病友群其他人的状况也会给我压力。有了捷报说谁成功了,生了孩子,我心里就会有压力:“怎么都成了,就我没成。”一旦聊到病友们没成功的,我同样也会觉得有压力:“她状况这么好,都没成,怎么就这么难!”我一个好朋友在40岁那年决定生孩子,半年之后就怀孕了,从她怀孕后,我就没见过她。我想去看她,但又怕自己难过,我一开始劝自己要勇于面对,后来真的劝不动自己,放弃了。有时候我觉得,根本没办法面对自己未来的生活,我接受不了自己将来没有孩子。曾经我的计划是有两三个孩子。有时候也问自己,是不是进入怪圈了,是不是越得不到孩子我越想要,一旦有了也不过尔尔。我反复问自己,但答案是否定的,我确定我就是很想要孩子。我的底线是我肯定不领养孩子,我想要自己的孩子,但哪天是期限?我反复问自己,每天都在问,就是没有答案。我听过一个成功了的病友姐姐,她给自己定了期限是42岁,42岁还没有孩子,她就放弃。她很幸运,在41岁有了孩子。我老公有时候会安慰我,说我们要孩子开始得太晚了,如果知道要做试管婴儿,我们32岁就开始做。但我回不到32岁,人生没有后悔药。我最近心情不是特别好,每天都在想,这个事情怎么这么难,很多人劝我,要不先移植下试试,我在医院已经存了三个胚胎,但都是比较普通的胚胎,我要是现在把胚胎送到美国,开始选择代母,和代孕公司签订合同进入代孕流程,只要一启动,钱就会像流水一样花掉。所以我现在开始犹豫要不要代孕了,如果是试管婴儿,费用就不会那么高,我这两个胚胎的等级都不高,也许我该自己试一试。但接着再取卵下去,费用也是个问题。我前两个周期的取卵是“普通微刺激”,一次需要花费4万元,后三个周期的取卵调整成“加强微刺激”,收费需要4万3一次,这个还只是给医院的费用,并不包括每次去日本的机票钱和酒店之类的费用。对了,我忘了说,我后来还是把子宫肌瘤的手术做了。国内的医生说我有子宫肌瘤不能怀孕,我就想我做了不就能怀孕了吗?听说有一项新技术,叫聚焦超声,可以把我放进一个机器里,把子宫肌瘤烧了,三个月后我就能开始怀孕,不需要等待太久。宣传上说,白天做完后手术,下午就能坐飞机离开,非常轻松。我跑到301医院做了这个手术,那天我老公陪我去医院。在去医院的路上,我不断给自己鼓劲:“我今天要做的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,疼就疼了呗,我要坦然面对,疼完后就离我孩子更近了。”结果实在是太疼了,疼得我哇哇直叫,大夫一个劲说:“你一个劲叫我们还怎么操作?”我当时满脑子就想着江姐啊刘胡兰啊,我想生孩子也不过如此吧。大夫把我那个超过4公分的子宫肌瘤烧掉了,要烧小的,但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。做完手术后,我根本不顾及自己的洁癖,直接躺在医院很脏的床上。我求大夫给我打杜冷丁止疼,打了一针后还是很疼,我问能不能再打一针,大夫说不行,这个是有指标的。离开时,我是挪着走到停车场的,上了车直接躺在车后座上,真的已经疼得灵魂出窍了。这一年间,因为取卵促排药物的频繁使用,子宫里另外两个小的子宫肌瘤又疯狂长起来了,也超过4公分了。我前两天又动了念头,如果我想自己生孩子,要不要再去咨询医生再做一次这个手术,疼也就疼了,但也许能很快有自己的孩子。我今年40岁了,试管一年,从不知它是如此的虐心之旅,但即便知道我也会义无反顾地走上来吧。

此文关键字:代孕,不该,放开